张光贤:决胜黄金珠宝的“下半场”
来源: | 作者:pmt2160b1 | 发布时间: 2018-06-22 | 2696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当下,经济新常态、供给侧改革、特色小镇是珠宝界的高频词。张光贤认为,增速降低是表象不是原因,真正的原因是从2012年开始,中国经济从发展中国家的经济转向中等发达国家的经济。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很简单,就是八个字“发展经济,保障供给”。而现在中国经济的新常态,难的是创造需求,创造需求就是现在的供给侧改革。发达国家的居民,钱主要就花在“玩”,包含了旅游、运动、各种爱好。

为此,张光贤带着顾问团先后走访了国内外10多个各有特色的产业小镇,博采众长,为我所用。在产业园区走访中发现,幸福的园区都是相似的,就是产城人文形成良性循环;不幸的园区都存在四大短板,一是产业断链——不注重上下游的整合发展,难以支撑产业园可持续发展,产业集聚效应无从实现;二是结构失衡——只注重生产加性产业发展,轻视生产性服务产业,城市功能的缺失阻碍了产业区的进一步发展;三是配套缺失——由于缺少商业、娱乐、休闲等城市功能,导致产业园千篇一律,活力不足;四是重产轻居——过度重视产业功能的发展,忽视了产业人口导入所带来的居住需求。”

在湖南的小镇旅游走访中,张光贤发现有两招非常有效。第一招,让看起来贵的东西卖便宜,让你觉得性价比极高。第二招,优惠券消费。每个人都有一个逻辑叫“损失厌恶”,只要我花了钱,我就一定把这个钱花掉。小镇给旅游团发消费卡或优惠券,能让小镇迅速聚集人气。而在浙江乌镇、广西灵渠,特色小镇有两个“镇店之宝”:一是月光经济。对于以旅游为主的小镇来说,月光经济大于阳光经济,夜色经济美过白天经济。乌镇突出了“灯光效应”——晴不如阴,阴不如雨,雨不如夜。乌镇夜晚九点,每个地方都亮了,让游客能够感受另一番乌镇魅力。有了这个美景夜色,游客便想留下,住宿带来的的消费是餐饮消费的10倍。而广西灵渠附近一个偏僻小镇,白天没有人,晚上七点车水马龙,这个小镇的金字招牌是“五星级住宿享受,农家乐价格标准”以后,二是请来新乡贤,留住精英。中国过去是“王权不下县”,每个小镇都是乡贤在治理。本土的贤人叫乡贤,外来的贤人叫寓贤。现在都叫新农人或者小镇创客,就是一批生活在城市的人,他们怀着梦想回到小镇发挥余热。

在科创小镇,发现做得好的共同点,就是“同人逻辑”——和一起生活的人共同工作,和共同工作的人一起生活。用规划术语来讲,这叫做“商务社区城市”。科创小镇不仅有一批技术大咖,而且还有一批乐于当小白鼠的粉丝。

历史上,德兴因矿而兴,得山水之利、山水之肥,从山水之城发展为鄱阳重镇。新时代,德贤产业园借山水之美、德贤文化,产业之胜打造特色小镇的山水文化之韵。